白兮枝

大学狗,是姑老年型更新选手

希望我笔下的文字可以成为触动你那理性的浪漫

和奈亚喵是【今夕何兮奈何兮】组合(。・ω・。)ノ♡
和晨拈清荷是【清荷伴枝】组合(*'▽'*)♪
头像来自奈亚喵爱你啊啊啊

<冰秋>雁字回时(20)

是夜,梦里有光

七彩斑斓光影交错,周遭尽是梦幻到恍若琉璃的景致,高楼灯火一夜不息,街角人流三三两两,空气里还飘忽着甜香气,抬头望去夜空是大片凝重的墨色,星光稀疏

沈清秋置身在这个梦境里,只觉得满心里都是不真实的触感,如在梦境

而也的确只有在梦境里,他才能回来

眼前的景象太过熟悉了,分明是梦,可他却是真真切切的再次捕捉到了另一个世界的声音,那个原本属于他的世界的声音

汽车鸣笛声,小贩的叫卖声,人群的欢笑声,各种声音糅杂在一起,和着街边烧烤摊的香气一并呼啸着涌进他的感官,他们用尖利的爪牙去撕,用锋利的刀去剐,到最后硬生生的把那份原本他已经决心深埋的记忆,再次连血带肉的狠狠剜出来

他从来都记得

他记得这里

他记得高考结束后爸妈带着自己就是在这里玩了一个晚上,点了许多他爱吃的菜,席间还有其他亲人的欢笑,哥哥妹妹都送了自己一份小礼物,上面还有贺卡

一家人最后在欢笑间把酒杯碰撞在一起

“为今天干杯!”

埋藏愈深的记忆发作起来便愈是让人痛苦,可是沈清秋也曾经真的以为,只要他不去想,不去碰,在情感发作起来时用力的把它摁回脑海里,那么就不会痛

可是感情不会饶过任何人,他从来逃不过

沈清秋呆呆地站在了街角许久,周围的人群好像看不到他一样从他身边谈笑走过,他就这样兀自的站的,定定的看着眼前的景色

夜风吹拂,有一枝柳条无意间扫过他的脸颊,一种轻微的痒感让他回过神来,他用指尖碰了碰那一叶柳

他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清一色的古装,青衫白靴,长剑佩玉,与周遭的一切格格不入

他用手摩挲了一下自己现在的这件衣服,指节处明显的颤抖着

触手温凉,是难得的上好材质

他又不知在今天第多少次深吸了一口气,可是再也不能压抑住自己喉咙里即将出口的哭腔,到最后终于是泪流满面,肝肠寸断

腰间的佩玉轻晃,与剑鞘撞击发出悦耳的声响

沈清秋捂着脸哭了

他在异界做了太久的漂泊客,可是却不敢谈及哪怕一字有关乡愁

他是沈垣,另一个世界的沈垣,他的家不在这里

他应该是在宽敞明亮的家里喝着盐汽水,他应该是在电脑前打着最新的游戏在论坛里盖起一座又一座的高楼,他应该愁的是一纸轻巧的成绩单,而绝不是什么修仙之人除魔历练时动辄遭遇的生命危机

眼泪止不住后哭声也止不住了,他浑身都在颤抖,泪眼模胡

他终于,终于再次看到了这般熟悉亲切的景象,可是他却只能对这一切说一声抱歉

对不起,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他哭的声音到最后越来越大,是那样清晰地传入了洛冰河的耳畔,一声一声砸的他心里发疼

他让梦魔编织了这个梦境,真的只是因为沈清秋当时的那句话

探望完洗衣妇后,两人回家的路上近乎无言,沈清秋似乎有些失魂落魄

良久,他才开口道,“冰河,你还记得,为师告诉过你有关于我的事情吗?”

沈清秋的眼神执着的过分,一字一顿道,“我叫沈垣。”

洛冰河起初不解于他眼神中这份郑重的执着,试探问道,“师尊这是怎么了?”

沈清秋听后叹了口气,最后苦涩笑道,“没什么,就是想家了。”

洛冰河于是懂了,沈清秋所指的家,不是苍穹山,而是另一个他所分毫都不了解的世界

他去问梦魔,究竟能不能在梦里重现这一切?梦魔给他翻了一个白眼

“异界过客,如何重现?”

洛冰河不死心,道,“若是前辈这样的话,恕我就不能随您修魔了。”

梦魔被他气的吹胡子瞪眼,到最后用尽手段,可是也只翻出这么一段记忆,勉勉强强编织了这个梦境

洛冰河站在他所陌生的景色里,在阴影处远远看着沈清秋,想看看师尊看到这一切后究竟是什么反应

起初洛冰河并不敢上前,生怕打扰了他,可是如今,却再也不能不上前了。

他在沈清秋哭泣间急切的跑到他的眼前,强硬的掰开他用以掩面的双手

手掰开后,他就看见了沈清秋哭肿的眼睛

他没给沈清秋问话的时间,大脑不做多想直接把自己心里想的说了出去

“师尊你别哭了!”

他看着这样的沈清秋,把他的手紧紧拉住,这次则是轻声道,“师尊,你别哭了好不好?”

“我以为这样能让你开心,是我不好,我不想惹你哭的。”

他的眼神热切且坚定,看向沈清秋

“师尊,你别想家了,求你别哭。”

他似乎是想要表达某种纯粹诚挚的感情,连口舌都忽然笨拙了起来,这次的声音低到近乎让人听不清

“师尊......我们成过亲的,你把弟子身边当作家好吗?”

“我们......是家人,不是吗?”

沈清秋没有答复

在洛冰河说出这句话的心跳如擂鼓后,在漫长到近乎一个世纪的等待后,他听见了沈清秋一声还带着哭腔的笑

他用折扇敲了敲洛冰河的头,“比我还矮呢,这个时候哪个和你成过亲?”

霓虹灯斑斓的颜色映出他脸上的泪痕未干,分明就是刚刚哭过,可是唇角的一抹笑意确是真实的

沈清秋挣脱开洛冰河的手,大步流星往前走去,走了一会儿却发现洛冰河还傻乎乎的在原地待着,不由得笑出声

“想什么呢?跟上来,为师带你去逛逛街。”

只要在你的身边,我就是在家了

本来说好这一章就是无间深渊,可是忽然就想单纯写个糖,就再次挪到下一章吧

评论(38)

热度(178)